<b id="6ulmi"><i id="6ulmi"><noscript id="6ulmi"></noscript></i></b>
      1. <td id="6ulmi"></td>

        <table id="6ulmi"><strike id="6ulmi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  1. <pre id="6ulmi"><s id="6ulmi"></s></pr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6ulmi"><label id="6ulmi"><xmp id="6ulmi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2. <table id="6ulmi"><option id="6ulmi"></option></table>
          首頁
          校院概況
          教學培訓
          科研咨政
          呂洪業:“海上糧倉”:構建多元化食物供給體系的重要途徑
          來源:《學習時報》
          作者:
          時間:2023-04-19
          19
          2023-04
          10:41

  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在廣東考察時指出:“我們是一個14億多人口的國家,民以食為天,首先要解決吃飯問題。除了吃糧食,吃陸地上的食物,還要靠海吃海?!狈e極打造“藍色糧倉”“海上糧倉”,在藏糧于地、藏糧于技的同時“藏糧于?!?,是踐行大食物觀、構建多元化食物供給體系的重要途徑,也是確保國家糧食安全的必要舉措。

            充分認識打造“海上糧倉”的重要意義。大力發展“海上糧倉”是短期內緩解吃得飽、吃得好、吃得安全之間矛盾的有效途徑。2010年以來,我國人均糧食占有量持續高于世界平均水平,但結構性短缺仍然突出,吃得飽與吃得好、吃得安全并不能“兼而有之”,糧食安全長期處于緊平衡態勢。2021年,我國糧食進口依賴度接近20%,食用植物油自給率為1/3,蛋白飼料原料不到20%。大豆的自給率僅為17%,生產、銷售、運輸等環節全部受控于國外。在短期內糧食綜合生產能力提升空間不大、重要農產品種植存在“蹺蹺板”效應的情況下,通過海洋食物替代,能有效減少原糧消耗量,進而達到節約耕地、平衡耕地用途的目的,對短期內緩解糧食安全緊平衡具有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    大力發展“海上糧倉”,是構建多元化食物供應體系的必要舉措。樹立大食物觀,構建糧經飼統籌、農牧漁結合、植物動物微生物并舉的多元化食物供給體系,有助于實現各類食物的供求平衡。聯合國糧農組織在1995年就明確了漁業和糧食安全的關系,認為發展漁業、增加水產品供給是保障糧食安全的一項重要舉措。我國在2016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也提出建立海洋土地、大力發展海洋糧食的理念,建議向海洋要“糧食”。相比陸地“種植+養殖”的生產模式,海水養殖對糧食的消耗量低,具有更高的生產和營養轉化效率,在實現各類食物供求平衡方面作用巨大。

            大力發展“海上糧倉”,對于緩解現階段由居民動物性食物消費增長帶來的糧食安全壓力,具有更加直接和顯著作用。我國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消費結構實現從“吃不飽”到“吃得好”的歷史性轉變,人均原糧消費量大幅下降,非主糧食物需求快速增長。韓國2013—2015年間水產品人均消費量是58千克,排名世界第一。2021年,我國居民人均水產品消費量為14.2千克,隨著經濟持續增長,居民的水產品需求量將顯著增加。通過保護和擴大海水養殖生產能力,擴大海上養殖產能,對于緩解陸地資源緊張和豐富居民膳食結構具有一石二鳥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大力發展“海上糧倉”,是推動我國深遠海重大裝備、關鍵技術創新發展,增強海洋競爭實力的重要舉措。金融危機以來,新一輪全球“藍色圈地運動”悄然興起,深海藍海已成為大國競爭的重要領域。美、加、英、澳等國一方面通過國際涉海組織,開展“國家管轄外海域”的“海洋保護區”劃定工作;另一方面大力支持本國企業拓展深遠海養殖業務,將其作為推動海上裝備材料發展和搶占技術制高點的重要抓手。我國有必要進一步拓展海上養殖規模,積極支持深遠海養殖業發展,以推動重大裝備、關鍵技術等的創新發展,增強我國的海洋競爭實力。

            我國“海上糧倉”建設的主要瓶頸。近海過度開發和深遠海利用不足的情況共存,海洋空間開發利用整體效能不高。我國長期以近海捕撈和養殖為主。2002年起我國實施減船減產計劃,但海洋捕撈機動漁船總功率未降反升,實際捕撈量超過800萬—1000萬噸的海洋漁業資源年可捕量上限。同時,海水養殖帶來的廢棄有機物排放、藥物殘留等對近海環境造成污染,局部海域富營養化問題嚴重,傳統漁業發展模式已不具可持續性。與近岸海域過度開發相對照,我國深遠海開發利用水平極低,10米—30米等深線內的離岸海域利用率只有1%,30米—100米等深線內的深遠海海域基本沒有利用,海洋空間整體利用率偏低。

            水產品養殖多而不精、大而不強,市場和技術優勢沒有完全轉化為產業競爭優勢。我國是水產大國,水產養殖總量、水產品出口、種苗生產、水產飼料生產等多年穩居世界第一。我國曾引領全球著名的海水養殖5次浪潮,目前擁有全球70%以上的海洋生物科技力量和先進的海洋科教力量。我國水產行業競爭優勢主要集中在傳統的育苗、育種等領域,在重大技術裝備、關鍵性技術突破等方面落后于世界主要強國,在通信、海洋災害預警預報、裝備制造、海洋平臺、工程材料等方面的技術積累沒有形成聚合效應,產業競爭存在短板。

            海洋水產品的糧食安全保障功能發揮不足,政策支持力度不大。長期以來,我國在統計分類中將糧食界定為谷物、薯類和豆類,將海產品定位為副食品,忽視了海洋水產品的糧食安全保障功能。政策對海產養殖支持力度不大,對漁業資源和漁場分布等的基礎調查不夠,不僅難以為海洋空間開發利用提供基礎支撐,而且政策目標也在漁業增產、漁民增收、漁業產業結構調整、可持續發展等方面搖擺不定。

            發展“海上糧倉”的主要建議。我國海洋資源豐富,特別是離岸海域空間開闊、水交換條件好、環境容量大,海上養殖前景廣闊。背靠巨大的資源優勢和國內市場,我國發展“海上糧倉”潛力巨大。

            把“海上糧倉”建設納入國家糧食安全戰略。從陸海統籌的視角拓展糧食生產空間,立足陸地和海洋兩大生態系統,根據區位特點、產品結構、生產模式、市場供求等,優化陸海食物生產空間格局,突出牧海耕漁在糧食替代、海洋經濟發展、科技創新、生態文明建設、國土安全等方面的多重作用,提高海產品綜合保障能力,實現糧食安全戰略升級。

            摸清底數,積極開展海洋保護開放利用的謀劃布局。盡快完成養殖用海調查工作,查清養殖用海規劃依據、審批狀態、用海主體、空間分布等現狀,摸清養殖用海底數,建立電子數據集。按照“近岸生態化、近海農牧化、深遠海智能化”的原則,積極開展由岸向外的立體海洋空間資源調查和規劃布局,針對養殖品種生長要求、海域水文特點、養殖海域資源稟賦和環境承載力等,合理劃定養殖功能區,制定分階段保護與開發方案。

            推動實施基本養殖水域保護制度。參考基本農田保護制度的做法,利用養殖水域灘涂規劃結果和遙感監測技術,以縣為單位劃定各類水域的基本養殖水域空間范圍。加強立法工作,對基本養殖水域實行嚴格的保護制度。

            積極推動機制創新、技術創新。建立“海上糧倉”技術交易市場,逐步形成層次分明、高效互動的海洋漁業科技推廣機制。要大力發展深海養殖裝備和智慧漁業,推動海洋漁業向信息化、智能化、現代化轉型升級。設立離岸養殖技術專項,開展良品育種、養殖管理、生物醫藥等方面的技術攻關,并以深遠海重大養殖項目為抓手,加強關鍵性技術和重要材料研發,逐步形成新型漁業資源調查、養殖捕撈、裝備制造等完整產業鏈,推動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,拓展藍色經濟新空間。

            拓寬投融資渠道。設立“海上糧倉”建設專項基金和風險投資基金,拓寬建設融資渠道,幫助企業突破深遠海養殖及產業化養殖的初期資本約束,推動海洋產業向國際化、高端化、智能化方向發展。

          編輯: 杜艷敏
          欧美激情A∨在线视频播放,老师洗澡让我吃她胸的视频,欧美激情性A片在线观看中文,免费无码不卡视频在线观看
          <b id="6ulmi"><i id="6ulmi"><noscript id="6ulmi"></noscript></i></b>
            1. <td id="6ulmi"></td>

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6ulmi"><strike id="6ulmi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        1. <pre id="6ulmi"><s id="6ulmi"></s></pre>
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6ulmi"><label id="6ulmi"><xmp id="6ulmi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2. <table id="6ulmi"><option id="6ulmi"></option></table>